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社交電商平臺集體萎縮:或許比起裂變傳播 產品才是重點

                          01

                          兩個月前,我跟一位從達令離職的朋友交流,他透露說,達令在8月份裁員了三分之二,后來,無意間在脈脈平臺上,也看到了類似信息。到了9月初,很多商家又看到了這樣的提示。

                          這些在商家圈子里流傳的警示信息,只是提醒而已,當然不能證明什么,就算是回款慢了,也不一定意味著平臺不行了。

                          但是,社交電商平臺集體萎縮的消息,恐怕已經成為大家的共識。不只是達令出現裁員的情況,據悉,2020年,僅廣州和義烏兩地,就有500多個社交電商平臺倒閉。更早之前,另一家社交電商貝貝也裁員500多人。

                          就算是早已殺出重圍成功美股上市的社交電商另一大代表云集也在經歷萎縮后的重生。

                          據云集2020年Q2財報,GMV為78億,去年同期則是82億,減少約5%;其中,對商家開放的商城業務為49億,去年同期為22億,翻倍增長,但同時自營業務則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減少52%。

                          不只是GMV的減少,營收也大幅度減少,二季度營收14.8億,比去年同期減少51%。

                          云集還算好的,雖然營收大幅度減少,但好歹整體GMV只是微降,虧損也大幅度減少,從去年同期虧損8450萬,減少到1750萬。而且,云集還在不斷轉型中,逐漸脫離了社交電商的元素。

                          現在,能數的上來的社交電商平臺,已經越來越少,我們曾在去年底寫過一篇文章《2019,社交電商大潰敗》,如今看來,大趨勢非但沒有任何扭轉,還因為疫情加速了。

                          02

                          但有意思的是,據艾媒等數據機構發布的報告,2020年,社交電商的規模,仍然以63%的速度增長,今年將超過兩萬億。

                          一邊是不斷潰敗的社交電商平臺,一邊是社交電商整體規模的繼續高速增長,這到底是咋回事呢?

                          社交電商作為一種能快速裂變的模式,可能越來越式微,但用戶通過社交平臺購物的頻率,卻越來越高。

                          我在《2019,社交電商大潰敗》一文中也曾提到,品牌方在私域流量的發力,讓更多的用戶沉淀在品牌方自己的手里。據悉,今年以來,品牌方的小程序GMV增長兩倍以上,可見品牌方私域流量的發力,已經非常兇猛。

                          尤其今年受疫情影響,門店沒法開門,各大品牌各種終端都想盡一切辦法去積累私域流量,這對社交電商平臺更是截流。

                          另外,社交電商平臺,流量依托分銷商,業內俗稱小B。小B這個群體,來得快,去得也快,雖然每個平臺都有自己的核心分銷商,但長尾分銷商往往跟著補貼走,沒有忠誠度,一旦平臺補貼下降,就會跑到別的平臺去了。

                          比如,今年阿里和京東,都在社交平臺上加大了投入,很多分銷商轉變到阿里淘小鋪和京東芬香旗下。滴滴、美團、拼多多入局社區團購以后,更是讓很多分銷商轉做團長去了。

                          分銷商走了,供應商也走,很多商家跟我說,以前入駐了四五十個社交電商平臺,如今只保留一兩個關系特別好的,其他基本也都退出了。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社交電商






                        五月丁香婷综合欧美,香蕉app免费下载色版,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